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客服   网站导航
今日要闻交易提示公司新闻
证券要闻个股点睛行业分析
股市快报板块聚焦股市黑幕
汇市观察投资经验专家分析
机构分析外汇学堂外汇理财
即时市况货币动态外汇工具
行业研究主力研究
宏观研究个股研究
独家解读黑马分析
市场数据行业数据美股
宏观数据涨跌揭秘港股
资金流向主力精华解读
产品服务: 产品中心产品介绍媒体报道版本全面升级对比 股民用户中心答疑产品下载我要购买
行情指数:
您现在的位置是:股优投资网>> 市场>> 全球股市>>特里谢:央行不能替代政府和私有部门(组图)股优金融资讯分析系统全面升级!点击查看
股优投资网相关资讯

特里谢:央行不能替代政府和私有部门(组图)

时间:2012年10月25日作者:用户提供来源:网络收集整理【字号:

相关话题:央行,欧元,危机,欧洲,国家

特里谢:央行不能替代政府和私有部门(组图)

  [ 当一个经济体快速增长时,可能会或多或少存在泡沫。我们也看到了泡沫破裂时会导致怎样的后果,所以要非常小心地关注。在我看来,中国领导层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继续坚持这条胜利之路吧,保持平衡,警惕泡沫 ]

  2011年11月1日,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在担任欧央行(ECB)行长八年之久后卸任。他上任伊始的2003年,正逢欧元区蒸蒸日上,而他离开之际,却是市场极度动荡、欧元区风雨飘摇之时。尽管被外界批评过于保守,但恰恰是特里谢在危机最低谷时迈出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第一步——推出“证券市场计划”(SMP)。

  事实上,1993年即担任法兰西银行行长的特里谢,一直站在欧洲经济金融一体化的舞台中央。2012年4月,他被任命为欧洲著名智库Bruegal主席。

  不久前,在法国巴黎罗浮宫附近低调奢华的办公室里,特里谢接受了第一财经电视和《第一财经日报》的独家联合专访。今年70岁的他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目光坚毅。他说他爱读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并被波德莱尔的诗句所打动。

  尽管已经退休,但特里谢依旧心系处于危机“震中”的欧元区。他认为,过去一年中,欧央行在现任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领导下做出的决策是正确的。但他一再强调,央行无法替代政府,每个国家的政府都要承担起责任,纠正国内经济失衡,解决欧元区内部不断扩大的“异质性”,并在中长期内加快经济和财政联邦化进程。

  对于中国经济以及人民币的未来,特里谢表现出了极大的信心。在确信人民币会成为全球主要货币之余,他给中国经济开出了八字箴言:“保持平衡,警惕泡沫。”

  欧央行的决策是正确的

  第一财经日报:2008~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你一直战斗在风暴的中心,而今,你不用再担任欧央行行长了,此时此刻你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特里谢:虽然我的身体不再掌管欧央行,但我的心还留在金融危机里。我还心系危机“震中”——欧洲各主权国家。所以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理状态。

  日报:你如何评价你离任后欧央行的表现?你认为这些措施是否能够有效应对危机?

  特里谢:我们必须承认,所有发达经济体——美国、日本、英国、欧洲,尤其是欧元区,都处在非同一般的时刻,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正视现状,尽可能做出明晰的判断,并且有所行动。

  如果我们看一下央行的应对手段,一些央行推出了非常规政策,尽管不尽相同,但主要发达国家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类似行动。由于市场机制不再像危机前那样运行良好,你必须确保让这些货币政策能正确传导到实体经济。美国和欧洲的情况虽不同,但都面临市场无法正常运转的情况,所以央行就要注意如何正确将货币政策传导至实体经济。虽然我已离任,但我认为欧央行采取的政策决定是正确的。

  日报:我有一位金融家朋友说,如果要选一位意大利人做欧央行行长,那么只有德拉吉是合适的;如果要选法国人做欧央行行长,那么候选人会有好几位。你认为你和德拉吉在方法论、做事风格和理念方面有什么不同?

  特里谢:在理念上我们是一致的。我们都在做欧洲民主机制要求我们做的事情,即维持物价稳定和机构稳健,这是市场信心和稳定的关键;当然,我们也有不同之处,毕竟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们共同合作,和德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的朋友们一起谈判《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充满信心且高效率地为欧元事业努力。

  在我做行长时,德拉吉也是理事会(欧央行的决策机构)成员之一,当时的政策决定也是所有理事会成员的共同决策,因此在德拉吉就任行长后有着连贯性。但由于危机随时都在变化和发展,无论是欧洲还是全球形势都今非昔比,所以必须尽可能直面现实,传达清晰的政策。因此,从总体和长期目标来看,我不认为我们存在任何差异。即使有所不同,那也是因为欧洲和全世界经济危机的形势变化。我要表达的主要信息是,这不单是欧洲的危机,也是全球的危机。就像2008年金融危机随着雷曼兄弟的破产爆发那样,彼时震中在美国,而此刻震中在欧洲。

  日报:你担任欧央行行长时,和理事会成员魏德曼(Jens Weidmann)有什么不同观点?

  特里谢:你知道我们有理事会,正如英国、美国和日本一样,理事会成员的意见不尽相同。在理事会内部,有各种各样的争论声音。在英国、美国和日本,公布的决策中会披露谁投了赞成票,谁投了反对票。但和这些央行不一样的是,欧央行一直以来都认为,我们有17个国家的成员,我们希望一旦做出决定,大家都必须对外一致,无论其中已经权衡了多少利弊。我更喜欢这个主意,尤其是当我们正在应对这场可能是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之时。

  日报:事实上,你开启了欧央行历史上的非常规措施,但之后你似乎并不愿采取更大胆行动。一些批评人士称,这是你的过错,而德拉吉愿意在恰当时机采取更大胆行动。你认为这种评价是否公允?

  特里谢:这些说法主要针对我在任时采取的购债行动。我不得不说,我们每个人都要知道,无论在欧洲还是世界其他国家,央行不能代替政府,这意味着政府的调整是绝对必需的,这是一切恢复稳定的关键。而这些国家也要承担起共同责任,确保陷入困境的国家遵守条件,同时在有需要时能获得贷款。这是我在任时经常传递的信息,据我所知,欧央行在这方面也保持了连贯性。欧央行一贯的态度是,我们在必要时,在必要的地方,能够采取迅速而大胆的行动,但我们不能代替政府承担其自身及共同需要担负的根本责任。

  日报:欧央行和EFSF/ESM似乎在购债问题上形成了分工,欧央行只能在二级市场购买国债,无论是直接货币交易(OMT)还是证券市场计划(SMP);而EFSF和ESM则在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你认为最终这三者可能合为一体吗?

  特里谢:不,我认为不该结合。这其中是很有理由的,尤其是欧央行只能在二级市场上购买债券。在我看来,在一级市场购买主权国家债务是不符合央行职责的。我们从来不干预一级市场。在欧盟条约允许的范围内,我们仅通过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干预二级市场,但同时政府本身必须负起改革的责任。你知道,那时我对意大利和西班牙政府就提出了强烈要求,他们必须表示出完成必要改革的严肃决心。

  日报:如果EFSF和ESM可以拿到银行执照,那就意味着它们可以向欧央行借钱,再用这些钱去投资一级市场,这会有什么区别?

  特里谢:准确地说,欧央行不可能为后两者提供融资,在我管理的时期就行不通,因为这会带来许多显而易见的麻烦。

  加速经济与财政联邦化

  日报:你去年提到了欧元区的“异质性”(heterogeneity),认为欧元区内部的异质性还不及美国各州之间那么大。但目前看来,欧元区各国之间的差异正变得越来越大,在欧央行宣布OMT之前,南北欧之间各国的融资成本也已大幅拉开。你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吗?

  特里谢: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如果看一下欧元在诞生后的第五、第六年,当时的批评说德国增长不够快,而南欧国家却增长迅速,欧元区各国存在太大的异质性,应该怎么办?我的答案是,德国正在重获竞争力,他们所付出的努力正在见效。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相反的过程,德国增长迅速,但南欧国家不得不进行改革,因为经济失衡,所以要调整的是它们。

  如果消极地看,欧元区总是处在失衡之中,德国增长不是太慢就是太快,但这恰恰就是欧洲大陆前进的方式,或多或少总会需要再平衡的过程,这是必需的。虽然美国各州也存在差异,但他们已经取得了政治和财政联邦化,因此情况和我们完全不同。对欧洲而言,最核心的是,不仅要将正在进行中的调整进行到底,而且我认为,中长期内,欧元区要进一步加快经济与财政联邦化的进程。

  日报:对此我们已经采取了各种短期措施,那么你是否认为这种“异质性”在中期内能有所减轻?

  特里谢:一些国家的利率攀升非常快,爱尔兰和希腊都是如此。但他们正在调整和修正这一轨迹,尤其是爱尔兰到目前为止做得很出色。你要知道,失衡不能永远持续下去,必须进行纠正。这种纠正现在正在发生。未来我们必须要避免的是欧元区内部出现太大失衡。而这要求非常严格地执行《稳定与增长公约》以及财政自律,并且你要有一个坚实的支柱来评估各国竞争力和单位劳动力成本。我相信,从长期看来,这会是经济和财政联邦化的开始。

  日报:我们希望出问题的国家能够重建韧性。但当我们看待“异质性”时,也有人认为分化(Divergence)是另一种方向,并将成为“欧洲联邦共和国”(United states of Europe)的替代物。例如一个国家的主权债券只能由这个国家的人来购买,因为国民对自己的国家更加了解,因此对政府财政预算有更大约束,你认为这可行吗?

  特里谢:在任何情况下,要想那么做,一个特定国家必须有适当的储蓄,所以需要对经常账户失衡做出修正,需要一个平衡的经常账户,有自行融资的可能性,有自己的经济和财政预算。所以无论以何种方式,所有失衡的国家最终都必须做出调整。

  关于分化和重新国有化的问题,这是一个在全球层面上观察到的现象。在金融领域,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很多国家的金融部门都已出现重新国有化的趋势。在一些发达经济体,纳税人被要求帮助拯救银行体系,这引起了一些情绪。

  在欧洲,也观察到了这种现象。当然这有悖于单一市场,过去五六十年以来整个欧洲根本目标就是实现单一市场,不仅是单一货币,更是单一市场。这就是为何银行业联盟如此重要,因为至少在金融领域支持单一市场,而不是分裂和重新国有化。所以我相信欧洲今天有更充分的理由来实现单一货币的单一市场。

  二战后的类似参照是美国,欧洲的单一市场或多或少是受美国的影响开始建立的。但今天有中国,有印度,明天还有巴西、印度尼西亚,欧洲正处在一个非常庞大的单一市场和单一货币群体中,不光是美国,还有很多别的国家。我相信,今天的我们比二战后有更多理由来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

  日报:这可能是最理想的情景。但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变成现实,或回到之前谈到的“异质性”问题,一些国家是否会实行短期的资本管制?例如欧元还是存在,但在短时期内一些国家会通过分裂的市场来应对危机。这种情况是否可能在危机的某一阶段出现?

  特里谢:我认为这将是为了走出现状而出现的最坏情形之一。正确和适当的方法是维持最根本的原则,即资本可以自由流动。不只是在欧元区内部,而是对欧盟27个成员国的原则。当然,只有你进行调整才能奏效。你必须对自己的经济做足功课,让资本没有外逃的倾向,确保一切都在正确的方向上。这就是为何欧央行如今强烈呼吁要求进行调整。做你应该做的,这一点毋庸置疑。那些过去做出正确行动的国家,正是今天在危机中表现出韧性且还在危机中继续增长的国家。所以对财政支出和预算进行良好管理是必要的。

  单一监管机制无损ECB独立

  日报:欧元区目前在谈论银行业联盟的问题,包括欧央行将可能监督欧元区的每一家银行。对此你如何评价?

  特里谢:欧元区政府决定让EFSF和ESM能够直接对欧洲银行业进行注资,而不用经由国家,这是正确的决定。这对于让主权信用和银行信用“脱钩”是非常重要的措施。因为如果国家和银行之间有100%关联度的话,就会导致恶性循环。能够理解的说法,如果要对银行注资,就必须拥有统一的监督机制,这个监督机制必须在整个欧元区得到执行,而非国家层面。这是个非常重要的决定,即可以直接注资,但其前提必须是泛欧洲的单一监管机制。

  很明显,欧央行是可以承担这项职责的机构,这是欧盟条约允许的,欧央行可以这么做,只要全体成员一致通过且与条约不冲突。现

特里谢:央行不能替代政府和私有部门(组图)

相关标签:央行,欧元,危机,欧洲,国家
郑重声明:本文[特里谢:央行不能替代政府和私有部门(组图)]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股票优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是否用于股票投资
【特里谢:央行不能替代政府和私有部门(组图)】相关文章
股优投资网精彩推荐
股优投资网 - 中国最优秀的股票投资门户
股优投资网[GpYw.com]即《股优》始于2000年,始终竭诚在为股民提供最优质的投资资讯以及全方位服务。
Copyright © 2000-2012 股优投资网 GpY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股优投资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股优投资网提供:大盘综述, 个股点评,证券要闻, 主力研究,港股, 美股,上市公司, 市场研究等股票投资、股票资讯.

中国优秀股票
投资门户

最受股民欢迎
金融软件

领先商业投资
门户网

金融证券软件
金奖

软件著作权
认证